600x401xp92.jpg.pagespeed.ic.WgwbgLa0ds  

鄭淑芬從小就知道自己愛畫畫,最喜歡在廣場的地上畫跳格子、畫鬼屋,在色彩、線條間跳躍……畫畫就像遊戲般令人開心愉快!
她一路畫進高中美工科,大學美術系國畫組,完整的科班歷程,但決定以插畫創作為主,卻是另有因緣:大學畢業後當國中美術老師的第一個兒童節,偶然參觀到鄭明進老師收藏的「世界兒童插畫海報展」,每幅作品皆令她熱血沸騰、為之震撼,感動之餘,她了解到這就是自己要走的創作路。從與其他畫家合作插畫、手製繪本到圖文新作《塞車》與《小黑,對不起》的出版,鄭淑芬以飛舞的想像力,為平凡的生活拓展寬廣無邊際的大視野。

 

《小黑,對不起》 向流浪狗道歉

Q:怕狗的你,如何會有創作《小黑,對不起》一書的發想?
鄭:我真的有過被路上野狗大咬一口的經驗,儘管隔著牛仔褲,那齒痕清晰可見,在創作過程中以大場景、簡單的筆觸呈現「我怕狗,但我遇見小黑!」這個故事。念大學時,租屋在山上,那是一間老舊的兩層樓屋子,二樓租給學生,一樓鎖不上的大門和廢棄的廚房,剛好成為小黑遮風避雨的處所,那裡是我和小黑故事的開始和結束。小黑原本乾淨而友善,我鼓起勇氣和牠做朋友,輕摸牠的頭也一起分享晚餐,小黑也似乎知道我怕看到小狗尖尖的牙齒,不再對我咧嘴而笑或大聲狂吠,但我與小黑的友誼卻因作業變多或晚歸而暫停。

 

過了許久與小黑再見面,牠依然熱情如昔,但我卻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,看著髒又黑的小黑快速往後退三步,還揮手驅趕並嚇退牠。牠成為流浪狗後,我畢業、搬遷、工作,周圍有一些愛狗的朋友,他們對狗付出的心力和情感,常常讓我頗有感觸,也更常想起小黑,如果那時我再積極一點,也許牠不會成為流浪狗;也許有一天,牠還能遇到一個愛狗的主人,從此成為幸福的小狗。於是,我把對小黑的歉意化成故事繪本,提醒自己記得對牠們多一些寬容、少一些嫌棄,因為每隻流浪狗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

(全文詳見:http://tw368.com.tw/2013/04/10/k56p92-kids/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滴文化 的頭像
水滴文化

水滴文化 Les Gouttes Press

水滴文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